首页 > 旅游频道 > 文章详情

赞美雪(那些赞美雪的古诗词)

日期:2021-06-04 22:10:15作者:旅游世界杂志人气:482+

中国人对雪,自古以来便有着多重感受。从《诗经》中的“雨雪霏霏”,到《唐诗》里的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再到李白的“雪花大如手”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……晶莹剔透的雪花因为有了古人的精神意趣,而变得如此丰富可爱,在诗词文章中纷飞了千百年。生活在现代的我们,是不是也应该对朋友发出邀请:“雪之将至,不宜远行,不如暂居一宿,你我纵酒畅谈,可好?”

为什么古人总爱以雪为题作诗?

雪花有许多别称,这些别称通常都出自古代诗人的名句:比如“柳絮”、梨花(天将暮,雪乱舞,半梅花半飘柳絮;漠漠梨花烂漫,纷纷柳絮飞残;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),“六出”(六出飞花入户时,坐看青竹变琼枝),“琼花”、“琼芳”(不知天上谁横笛, 吹落琼花满世间;宫城团回凛严光,白天碎碎堕琼芳),“玉尘”、“玉蝶”(漠漠复雰雰,东风散玉尘;化工何处万剪刀,剪出玉蝶满空舞),“散盐”、“玉盐”(闲招好客斟香蚁,闷对琼华咏散盐;待出和羹金鼎手,为把玉盐飘撒)。再例如在广东省,雪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别名——“犬狂”,那是因为雪在广东非常罕见,唐文学家柳宗元说:“大雪逾岭,被南越中数州,州中之犬,皆仓黄吠噬,狂走者累日。”从此,“犬狂”也就在岭南成了雪的别名。那么,为什么古人如此钟爱以雪为题作诗?

物以稀为贵。白居易诗云,“物以稀为贵”。一年四季,下雪的日子很少,甚至一年到头,雪的影子都见不到。尤其是在广东、福建等南方地区,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见不到一场雪,很多南方人都没亲身经历过下雪。北方人看来,倒是司空见惯,南方人见到雪便欣喜若狂。所以,雪的珍贵增添了人们对雪的喜爱。

浪漫主义情怀。古时诗人用雪吟诗作对,多少浪漫诗人挥毫泼墨“写雪”。柳宗元的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绘出岁月的凄美;杜甫的“岁暮阴阳催短景,天涯霜雪霁寒宵”,叹尽世事沧桑;张孝祥的“雪洗虏尘静,风约楚云留”,流露痛快与喜悦……纯白的外表和飘落时灵动优美的姿态,雪像活泼可爱的精灵一般同诗人们的心脏一起跃动,这是中国人骨子里流淌着的诗人的血液和浪漫的情怀的体现。

踏雪归乡。“青海长云暗雪山,孤城遥望玉门关。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”这首王昌龄的《从军行》慷慨悲壮,诗人出征边塞,望着茫茫雪景,立下雄心壮志,渴望早日凯旋归乡。“乱山残雪夜,孤烛异乡人”,古人以雪寄乡愁,那些在外的游子们看到了雪,常常想到家人,想起家乡,想着回家。每个人心中都怀着浓浓的乡思,而每年下雪的时候,也是思乡之情最为浓烈的时候。

瑞雪兆丰年。俗话说的好,“瑞雪兆丰年”。冬天的大雪预示着来年的丰收。相传人间下雪是由天上三个神仙掌管着:周琼姬掌管着芙蓉城,董双成掌管着贮雪玻璃瓶,玻璃瓶内盛着数片雪。造物主把雪花赐予了冬天,使冬天于苍凉之中有了生气,沉寂之中增添了乐趣。农民们更是喜欢下雪,一旦见到白雪漫天飞舞,地上堆着厚绒绒的积雪时,就预感到了来年的丰收喜悦。“瑞雪兆丰年”,寄托了人们在新的一年里美好的愿望。

古人都有哪些雪中娱乐活动?

古人有九大雅事,每一样都精致而有品味,把闲情逸致发挥到极致。像焚香、品茗、听雨、赏雪、候月、酌酒、莳花、寻幽、抚琴等等,随便拿出来一样,就够细细地玩味半天,单单一个“赏雪”就有很多花样。古人下雪天可干的事情很多,而且风雅有趣。

下雪天正是文人墨客饮酒赏景,抒发文思的好时候。试想两人坐在阁楼里,身边是暖烘烘的火炉,中间温着热酒,两个小菜,聊聊最近所见所闻,兴起时举杯相碰,天地之间共白一色,确实别有一番风雅宁静。唐代诗人白居易下雪天最喜欢和人畅饮,除了那首著名的《问刘十九》,还曾写下过这样的句子:“一盏寒灯云外夜,数杯温酎雪中春”。有这样偏爱的还有大诗人李白,他曾写过“雪花酒上灭,顿觉夜寒无”,可见雪夜饮酒,暖心暖身,如果碰巧有好友相伴,岂不是人生美事一桩?当然,也有一到下雪就摆大席吃饭的,比如宋代孟元老曾在《东京梦华录》中说:“豪贵之家,遇雪即开筵。”,这句话正是说的富贵人家,一到下雪天就摆大席,邀请亲朋好友坐在一起,吃吃喝喝,顺便赏雪景。

踏雪寻梅也是古人下雪天爱干的事情。唐代诗人孟浩然说:“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”。独自咀嚼这句话,不由得乐了。大雪纷飞中骑在驴背上,不是急着赶回家,而是在驴背上慢悠悠地斟酌词句,想想是不是怪有意思的?可谓是“诗痴”一枚。宋人曾几喜欢雪后折梅放置灯下,万物凋零的冬天,有梅花自雪中来,可谓清新养眼:“窗前数枝逾静好,园林一雪碧清新”。

下雪天烹茶听雪也是一件风雅的事情。古人认为:雪,凝天地之灵气,通体透白,无暇至纯,是为煮茶的上品之水,以柴薪烧化雪水烹茶,其味更清冽,更具穿透力。明人高濂在《扫雪烹茶玩画》一文里这样说:“茶以雪烹,味更清冽,所为半天河水是也。不受尘垢,幽人啜此,足以破寒。”雪是至寒之物,却能破寒,这多少有些“以毒攻毒”的意思。古人喜欢用雪水煮茶,唐人陆龟蒙有诗:“闲来松间坐,看煮松上雪”。《红楼》中的妙玉也曾收了梅花上的雪,留着烹茶用。松上雪,有清幽的木香。梅上雪,有独特的香禀。都是煮茶的好雪,加之神奇的东方小树叶,独具茶之禅意,融合在一起,可谓天上人间,清妙绝伦。

雪天有室内活动,也有室外活动,大雪可以带来打猎的便利。貂皮轻暖珍贵,东北的猎人也会在雪天循着脚印猎捕。《明史》中还有雪天行兵打仗的记载。杨镐是万历八年进士,曾偕大帅董一元趁“雪夜度墨山,袭蒙古炒花帐”,最终得以大获全胜。

唐代诗人贾岛喜欢雪夜静坐,他曾写过:“僧同雪夜坐,雁向草堂闻”,寥寥几笔,山寺、秃树、清水寒流、僧人、雪夜,呈现在同一个空间和纬度,清淡素朴,清瘦寒凉,读来有一种凉慢慢侵肌入骨。唐代诗人李频喜欢雪夜访友:“何人山雪夜,相访不相思”,下雪天正好闲来无事,雪夜访友,就不用日日在心中挂念了。晚明才子张岱喜欢下雪天到湖心赏雪,闲情雅兴不与一般人同。烟水苍苍,白雪茫茫,天光水色,一叶扁舟,人在画中,美不胜收。

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,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:www.tianxiangyuqi.com

专情砖家

倾诉你的情感,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

标签聚合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05-2021 大楚财经网 版权所有 | 统计代码 | 备案号

声明: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与违规,请与本站联系,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,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123456@qq.com